【学术交流】加强经学思想建设 坚定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
分享到:
2020-09-25 03:34:37 【来源:陕西伊协】 点击:

在国家宗教事务局重视与支持下,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号召并发起在全国伊斯兰教界开展“解经”和讲新“卧尔兹”活动,旨在正确阐释经典教义、弘扬伊斯兰教中积极向上的传统美德和中道思想,引导伊斯兰教届以更加主动的姿态走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进一步坚定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

中国伊斯兰教“解经”工作已开展十七年,而“经学思想建设”,可以为“解经”工作提供导向,注入动力,从而使“解经”工作更具目的性、针对性,提高“解经”工作的效率和质量。




下面,从三个方面谈谈“经学思想建设”这个概念,与大家共同学习探索,并期待获得大家的关注与认同。

一、经学

核心是“认主学”,包括信仰、功修和善行,这三部分构成完整的伊斯兰教的教义、教法和宗教制度。“经学”是中国伊斯兰教的自定义,中国的其他宗教还有:佛学、道学、(天主教、基督教)神学。

广义的“经学”,即宗教知识,自古有之,特别是阿巴斯哈里发王朝时期,因兴起的“翻译运动”,促使“经学”空前繁荣璀璨,并带动了除宗教学之外的其他学科的发展繁荣,如:天文学、数学、医学、物理学等,创造了伊斯兰教文化的鼎盛辉煌时代。

狭义的“经学”,即中国伊斯兰教“经学”,其成熟概念,最早可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公元十六世纪中叶)胡太师巴巴创立的“经堂教育”。当时,是通过筛选过的经典著作来学习宗教知识的,也就是通常称的“十三本”经,这“十三本”经书成了内地“经学”的固定范本,为中国伊斯兰教“经学”奠定了基础。在近代,穆斯林先贤们和学者们,不断创新发展“经学”,当时的“经学”已经达到了“经汉双精、中西贯通”的水平,王敬斋阿訇于1921年翻译编著的《回耶辩真》一书,对基督教、天主教《圣经》的通透研究与造诣,至今无人超越。

现代经学指与宗教有关的所有知识,以及辅助性学科,传统的“经堂教育”仅占“经学”一部分,像必修的经典如《古兰经》注释、《圣训》、教义教法,均有不同版本可供参考学习。除此之外,现代“经学”更加重视语言学、史学、哲学、国文学、国际关系学等学科,知识结构发生变化,学习方法与途径大大改进,学科分类更细、更精,知识范围更广、更深。除在清真寺学习外,还可通过国内外大学、经学院、研究机构以及定期培训班等途径进行学习。

二、经学思想

经学思想就是对“经学”的高度观察与思考,从而提炼出符合时代进步与要求的价值观。当然,“认主独一”是始终不变的经学思想主题,在此基础上,在某一特定的历史时期,对宗教教义体系及观点进行强调、凸显和阐释,使之发扬光大。

同时,对某些不合时宜的观点,甚或宗教制度进行搁置、回避,譬如,释奴、什一税、宗教刑罚等。

“经学思想”具有地域性、宗族性和时间性特征。最早概括出“经学思想”的人,应该是胡太师巴巴。当时,他决定创办经堂教育的初衷与目的是因为“经文匮乏、学人寥落、既传译之不明、复阐扬之无自”,遂“谋习儒学、贯通一家、以练字成句、贯句成章”,而创立了经堂语言体系。

十六世纪,在华北中原一带,盛行什叶派的伊玛目教义,突出圣裔家族的地位尊贵,并且实行“连班制”(即在礼拜时,伊玛目站在头班人中间,象征十二伊玛目已隐遁)。而胡太师巴巴在经学教育中刻意选择《黑达耶》、《伟噶耶》等哈乃菲学派著作,目的就是抑制什叶派倾向,去“什叶化”,从此也确立了哈乃菲学派在中国内地的地位。所以,我们现在分析研究,胡太师巴巴创建的经堂教育,使伊斯兰教更深地根植于中国大地,其经学思想明确坚定;确立正统派(逊尼派)哈乃菲学派为中国穆斯林的遵行原则。此观点出自《冈志》、康熙御医赵士英与马国贤(意大利宫廷传教士)关于伊斯兰教与天主教教理答辩事记,其中叙说独班、连班之争已有百年之时,并对独班冈人阿訇马永和纠错敬信之教误。

清初时期,涌现出一批“经汉两通”的穆斯林学者,如王岱舆、马注、张中、刘智等人,这些学者阿訇,更加关注伊斯兰教在当时境遇下的生存发展命运,提出并践行“以儒诠经”的主张,突出伊斯兰教与传统儒家思想的共通点,强调“忠孝节义”、“忠君”思想。因为当时的清统治者对伊斯兰教不甚了解,对前朝伊斯兰教发展情势怀有芥蒂与防备,故伊斯兰教迫于形势,及时调整经学思想,乃是理智而正确的选择。

民国时期,辛亥革命推翻清封建帝制,建立共和。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为宗教文化注入了活力。与此同时,各地军阀纷争,割地盘踞,祖国山河处于被撕裂分割的危难之中。在新文化运动中涌现出的一批穆斯林先进人物如马松亭、王静斋、达浦生、哈德成阿訇,以及张子文、王浩然等人创办的师范教育应运而生,最著名的是马松亭等人创办的成达师范(济南),提倡新学,培养了一大批穆斯林人才。这些阿訇学者,这时更关注伊斯兰教与国家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强调爱教与爱国的一致性,提出“保国就是保教、爱国就是爱身”的口号。马松亭阿訇在成达师范1932年斋月演讲中说道:“宗教本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古兰经》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法典”。

抗日战争爆发,伊斯兰教界成立了“中国回民救国会”,组织穆斯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强调经训中“爱国爱教”、“反抗侵略”的教义思想,激励穆斯林同胞同仇敌忾、一致抗日,为取得抗战胜利做出了应有的奉献。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制定的改革开放政策,使我国快速步入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的历史阶段,伊斯兰教界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提出“两世吉庆”、“敬主爱人”的教义思想,鼓励、促进穆斯林群众发展生产、搞活经济、脱贫致富,提高和改善了穆斯林的生产水平和生活条件,此时突出宣讲和平、中道、和谐、守法的教义思想。

纵观上述几个历史时期的经学思想,其产生、出现都与社会变革与时代进步密不可分,也与我们教门的自身生存发展息息相关,或主动地与时俱进,或被动的明哲保身,均契合了宗教与社会相适应的时代要求。2016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召开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习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标志着我国宗教形势和宗教工作进入到一个全新时期,会议精神为我们宗教界指明了方向,即中国各宗教都要坚持“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针对新形势、新情况和新问题,提出了希望与要求。

三、经学思想建设的内容与途径

(一)经学思想建设内容

当前,国内外形势变得错综复杂、叵测难料,在国际上巴以冲突持续,阿拉伯国家政局动荡,内战连绵激烈;国内疆独势力兴风作浪,制造暴恐事件,制造社会恐惧。境外极端思想侵扰分化着教门内部,在这种情势异常艰难的情况下,我们伊斯兰教界应该提出新的经学思想,以期对伊斯兰教作出符合时代发展、顺应社会进步,以及维护国家根本利益的阐释。在这里我们可以考虑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建立新时期经学思想的理念和内容。

1. 虔敬正信
即坚持“认主独一”(讨赫德)的信仰不动摇,这是经学思想的核心内容。作为天启的宗教,伊斯兰教对人类、对世界的责任与担当。毋庸置疑。《古兰经》:我派遣你,只为怜悯众世界。(21:107)。对于中国穆斯林而言,就是要坚持和继承胡太师巴巴确立的正统“哈乃菲”学派,并做为我们“经学思想”的基础。同时,坚持“各干各得”原则,尊重各家“麦兹海布”教法原理。

2. 倡导中正仁和的中道思想
倡导伊斯兰教和平、中道、敬主爱人的思想观念,并把中国传统美德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到“经学”思想中,反对暴力、反对极端、反对分裂祖国之行径,维护国家根本利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古兰经》曰: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全体入在和平教中,你们不要跟随魔鬼的步伐,他确是你们的明敌。(2:208)又说:我这样使你们成为一个中正的民族,以便你们成为世人的作证者......(2:143)中正仁和是伊斯兰教的道德观核心,体现在人与真主的关系上,就是确信真主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独一主宰(万物非主、唯有真主),人是真主创造的仆人与遣派在大地上的代治者,必须敬畏和服从真主的一切法度,要从内心敬畏、顺从、取悦真主,树立培养谦恭、温和、诚实、正义的秉性。

体现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上,就是鼓励人们追求今后两世的幸福,热爱祖国、服从主事者、遵纪守法、维护公德、倡导学习、重视科学知识、提倡扶贫济困,坚持宣讲:“富人的财富里有穷人的份额”。反对铺张浪费与一切社会陋习,守正自洁,忠于职守等。

体现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就是孝敬父母、体恤亲人、和睦帮助邻里、待人平等友善、诚实守信、宽容大度。穆圣说:“谁不仁爱他人,谁也得不到仁爱。”坚决反对奸诈失信、挟嫌报复、心胸狭隘、自私自利、骄傲自大等。

体现在宗教与宗教的关系上,就是主张各宗教之间和平相处,各行其是,互相尊重。《古兰经》说:“对于宗教,绝无强迫;因为正邪确已分明了......”(2:256)。又说:“除依最优的方式外,们不要与信奉天经的人争辩,除非他们中不义的人,你们应当说:“我们确信降示我们的经典,和降示你们得经典;我们所崇拜的和你们所崇拜的是同一个神明,我们是归顺他的。”(29:46)

穆圣也说:“众先知是兄弟,他们的宗教是统一的......”由此可见,伊斯兰教与其他一神教的根本信仰是一致的,我们都称之为“天启的宗教”。宗教与宗教之间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和矛盾,各宗教信仰者应该相互尊重信任、平等和睦相处,不应该以我是他非的心态来对待其他宗教。

体现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就是要保护环境,合理且不过分地利用自然资源,坚决反对暴殄天物。为此,《古兰经》中早有警示:“灾害因众人所犯的罪恶而显现于大地和海洋,以至真主使他们尝试自己的行为的一点报酬,以便他们悔悟”(30:41)伊斯兰教提倡节约、反对浪费,提倡适度合理地利用自然资源。《古兰经》说:“你们应当吃,应当喝,但不要浪费,真主确是不喜欢挥霍者的”(7:31)穆圣非常厌恶污染环境的行为,他说:有三件事情是受诅咒的,在水中、在路上、在树荫下便溺。

综上所述,伊斯兰教是以对真主的敬畏为核心,倡导为善戒恶的道德主张、宽容友爱的处世之道、两世吉庆的人生追求来体现社会和谐的。明末清初的伊斯兰学者马注在其《清真指南》一书中说道:能慈骨肉者,谓之独善,能慈同教者,谓之兼善,能慈外教者,谓之公善,能慈禽兽、昆虫、草木者,谓之普善。

3. 体现宽容团结精神
伊斯兰教提倡宽容思想与团结思想是相辅相成、紧密相联的。团结一定要讲宽容,宽容又能促进团结。宽容是穆斯林的第一美德,“真主确是与坚忍者同在的”。(2:153)《古兰经》又说:“谁愿饶恕而且和解,真主必报酬谁,真主确是不喜爱不义者的。(42:40)。

我们只有包容、理解、尊重别人的与己不同的观点、理念,就像我们对待各家“麦兹海布”的“菲格海”那样,才能达到教内教胞团结祥和,教门才能兴盛平安。

(二)经学思想建设的途径

一是政府支持、引导
具体就是主管民族宗教工作部门的支持与工作指导。方法是多举办政治时事法律法规培训学习会议。

二是伊协组织实施
通过举办研讨会、培训会,加强宗教教义的学习掌握,提出“经学思想”概念,使之日臻完善。

三是阿訇宣讲,清真寺宣传
这个过程也是阿訇、寺管会成员的学习过程、思考过程、实战过程和提升过程,是“经学思想”建设过程的关键环节。

四是信教群众的认同、接受与实践
“经学思想”只有得到广大信教群众的认同与实践,才能推动伊斯兰教向前发展,否则,它只是一个概念、一句口号而已。

加强经学思想建设,是对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开展“解经”工作和讲新“卧尔兹”演讲活动的理论支持,是调动广大穆斯林群众发挥正能量,积极投身国家建设,实现“中国梦”的集结号角,是促进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思想保证,是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的指路航标。

 

作者马贵平工作单位系西安市伊斯兰教协会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学术交流 经学思想 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 伊斯兰教

上一篇:【宗教知识】中国伊斯兰哲学的几个主要特点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