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何阿拉伯文化在元朝如此繁荣?各种交流渠道都已被打通。1258 年蒙古首领旭烈兀率军攻陷巴格达城,阿拔斯王朝至此灭亡。阿拔斯政权覆灭十年后,蒙古人于 1271 年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的元代(1271 年——1368 年),这样一来,巴格达和北京城都成了蒙古人的天下。蒙古军灭亡了西方的伊斯兰各国,他们是政治上的胜利者,但在文化上他们又是伊斯兰文化的被征服者,大批西域的回回被俘来到中国,伊斯兰文化中的文字、天文历算、医药、建筑、音乐、工匠技艺也向中国传播。因此,可以说,元代是阿拉伯文化在中国大发展的时期,伊斯兰教被统治者承认,基本上得到了保护,因而有了普遍的传播,文化的其他方面也随之传播开来。
  • 7月10日,习近平主席将出席中阿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这将是习近平主席第三次对阿拉伯世界作重要政策宣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着眼于发展中国同阿拉伯国家关系作出了一系列重要论述。中国同阿拉伯国家是好朋友、好伙伴。历史上,中阿因丝绸之路相知相交。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中阿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合作伙伴,双方互利合作领域越来越广,成果越来越实。
  •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交往渊源久远。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张骞奉命于公元前139年、前119年两度出使西域,开辟了中国通往中、西亚的古商道,即闻名遐迩的陆上“丝绸之路”。但中阿民间的经贸交往更早,可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不过民间交往多属间接性的,主要借助大流士执政时的古波斯和古罗马统治下的埃及来实现。
  • 对活跃在义乌的数万阿拉伯商人来说,这真是一个暖冬。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阴影尚未完全散去,“阿拉伯之春”4年来给一些阿拉伯国家带来的动荡也仍在持续,但在义乌,阿拉伯商人的生意却依旧红火。十几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驶入快车道,为搭上这趟便车,来自也门、沙特、伊拉克、巴勒斯坦等国的商人纷纷拥进义乌,很多人还在这里安居乐业。这两年,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又让这个特殊的群体有了更多期盼,对义乌有了更多“依恋”。1月底2月初,《环球时报》记者到义乌采访,听阿拉伯商人讲自己的酸甜苦辣,讲他们在中国正在追逐或已经实现的梦想。
  • 伊斯兰如何看待水资源?伊斯兰信仰的一大宗旨,就是引导人类看清我们与造物主、与宇宙万物之间的关系。古兰经明确教导我们,人类只是真主造化的一部分,我们生活的世界、自然、宇宙及万物,都是真主赐予我们的恩典与考验,作为人类,我们必须明确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人类只是自然造化的一个微小组成部分 宇宙万物,皆源自真主的造化 人与自然的关系必须建立在对真主的认知与遵循基础之上。
  • 2020年诺贝尔物理奖揭晓:黑洞理论正式得到了诺贝尔奖的承认。把最重要的物理学奖项颁给这三位科学家,说明黑洞理论正式得到了诺贝尔奖的承认。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一半授予罗杰·彭罗斯,另一半授予雷因哈德·根泽尔和安德里亚·格兹,以表彰他们“发现了宇宙中最奇特的现象之一——黑洞”。
  • 回族研究,回族文学,中国穆斯林,绿荫,大理回族,云南穆斯林,纳家营,伊斯兰文化研究,寻甸回族,巍山回族,大理伊斯兰研究,中国穆斯林诗书画,中国回族学,曲靖回族,郑和研究
  • 在国家宗教事务局重视与支持下,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号召并发起在全国伊斯兰教界开展“解经”和讲新“卧尔兹”活动,旨在正确阐释经典教义、弘扬伊斯兰教中积极向上的传统美德和中道思想,引导伊斯兰教届以更加主动的姿态走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道路,进一步坚定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
  • 明清之际,穆斯林学者王岱舆、马注、刘智、马复初等人,将伊斯兰哲学的内容与儒释道思想调和起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哲学。中国伊斯兰哲学,会通伊儒佛道,它有伊斯兰教义哲学的信仰本质,但就其哲学之命题、范围、结构、话语、价值来说却又是很儒家的。
  • 阿拉伯语修辞学(البلاغة)是清真寺经堂教育学生学好阿拉伯语的必修课之一,一个学生在清真寺院能够认真学完词法,语法、修辞和配套课程的时候,可以说他的水平已经达到了我国阿拉伯语专业大学本科的水平。但由于清真寺传统教学方式的原因,没有汉语做铺垫,没有听说读写做练习,没有作业和考试,也没有阿、汉互译的比较,所以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能看懂阿拉伯语经典的阿訇,却听不懂阿拉伯语,也不会说,更谈不上用阿拉伯语写作。能够运用阿拉伯语写出规范的文章者均属大阿訇,如马联元,马良俊等这样遗留著作的大阿訇。中国清真寺经堂教育称修辞学为《白牙尼》,“白牙尼”意为“阐明”、“解释”。